3个月激增6100万中老年网民,互联网也懵了

谁会花心思去了解一位老人呢?

文 / 巴九灵

在腾讯产品岗的面试题中,有一道经典题:“如何向60岁的老人推广无人机?”

2020年以前,你大可以发挥想象力去作答,现实中也不会真有智能产品的推销员跑到老年人那里去费力推销,但2020年后,这道脑洞题有了更强的现实意义:

◎ 如果60岁的老人不会使用某项科技产品,要怎样教会他?

 如果60岁的老人必须使用某项科技产品,该如何改进设计以便老人使用?

 如果有的老人就是学不会这种产品,该有什么样的替代品?

如果这三个问题没有解决,那是哪里出了问题?

最近,关于老人与互联网的矛盾频频上热搜。

今年8月,哈尔滨一位老人因无法出示健康码而被公交车拒载,同月,大连一位老人因同样的问题,在地铁站同安检人员发生争执;11月,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为了社保卡激活,被人抬到银行进行人脸识别,而另一位老奶奶独自冒雨交医保,却被工作人员以不收现金、仅支持手机支付为由拒绝。

看着老人们在视频里愤怒或无助的样子,心疼的网友纷纷指责互联网“不作为”,没能照顾到老年人的感受。

殊不知,对于互联网而言,这题也超纲了。

从诞生到高歌猛进的头20年,互联网打交道的对象,大部分是一群35岁以下的年轻人。

自1997年开始,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每半年一次出具一份《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对中国人的上网情况进行统计。

1997年10月,当时中国的网民数量为62万,其中,35岁以下网民占比为84.1%,50岁以上网民占比4.8%。

2007年,50岁以上网民的占比为4.7%,同期35岁以下年轻网民的占比是80%。

十年里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

2008年6月,中国以2.53亿网民数量,超越美国成为互联网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参与这一历史性时刻的中国50岁以上网民仅有986万人,而当年全国50岁以上的总人口有3.7亿人。

2012年以后,中老年人的触网数量肉眼可见地增长,2017年50岁以上网民人数占比破10%,是10年前的两倍。不过从绝对人数只有8000万,依然是互联网网民里的少数派。

自始至终,年轻人都指引着互联网的发展方向。

服务“后浪”的公司享有资本世界最高的估值评价,羽翼初丰的“后后浪”被人掰开揉碎地研究,生怕错过下一个年轻人的风口。

与此同时,甚少有人关心前浪、前前浪在想什么,它们就像房子里的大象,明明数量庞大,却被视而不见。

反正大部分时间,它也不动弹。

直到2020年,大象一声怒吼,震破了次元壁。

截至2020年6月,50岁以上的网民占比猛然激增到22.8%,占据了中国网民总数的近四分之一。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快到“唯快不破”的互联网都傻了眼。

2020年3月到6月,全国中老年网民增加了6100万人,人数累计升至2.14亿。短短三个月时间,实现了最初十几年都没能达成的年龄层跨越。

点击放大

 

疫情、健康码、居家网购,令过去并不热衷于线上人生的中老年人,被迫加入互联网大军,而自诩成为新基础设施的互联网,对此却毫无准备。

2015年其实中老年人给过它一次机会。

那一年,50岁以上网民数量占比达9.2%,比去年高出1.4%,这是中国进入智能手机时代后,中老年人占比增长最快的一年。

这与2014年发生两件大事有关。

第一件大事是2014年年初,微信在春节期间开通微信红包,发送大量补贴;另一件大事,是2014年末,淘宝双十二新推出线下用支付宝付款,全场所有商品5折活动。

谁也没想到,巨头为争夺移动支付市场打破头,却意外打动了过去几年最抗拒互联网的一波中老年人。

在“利诱下”,2014年春节期间,微信红包成了长辈们和年轻人之间的新互动游戏,亲戚群里热火朝天地发红包,许多中老年人为了加入这场游戏,有手机的开通了微信,没手机的买来了手机开通,正式入网;而双十二期间各大城市的广场上“妈去舞空”,全中国的大妈拿着手机冲向超市、面包店、零食店甚至海底捞。

尽管如此,大部分追逐风口的人,也只是把它视作一次“意外”而已。

只有少部分企业感受到了中老年人这股疾风,及时调整了方向。

2014年,一款可以帮助人们在朋友圈或微博发100张图片的应用软件“美篇”上线,之前的定位并没有精准特定人群,但到了2019年10月,累计注册用户超1.2亿,核心用户几乎全是中老年人。

2017年,小程序“小年糕”上线,同样是主打照片和视频制作这种面向普通用户的功能,而截至2019年7月,小年糕中老年用户达到了1.1亿,占比一度超过80%。

类似的故事也在大厂发生,起步于年轻人或对标年轻人的抖音、快手、趣头条、微信视频号等,在争夺下沉市场时,也意外收获了一大批中老年用户。

10月重阳节前夕,趣头条以自家的数据为基础,发布《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首次向世界展现了百万60岁以上老年人在趣头条上的网络新生活。

2020年3月,抖音的新安装用户中,46岁以上用户的占1.5%,与此同时,18岁以下、19-24岁、25-30岁的用户分别同比下降了0.4%、5.5%和2.2%。

中老年人的涌入迫使企业找到了新定位。

如今,美篇和小年糕,成了名副其实的“中老年应用”,在年轻人看不见的知青群、老战友群里,它们被口口相传,低调扩张。抖音、快手、趣头条纷纷在2019年调整战略,发力争夺中老年用户。

当然这一切,与2020年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因为中老年人面临的,不是简单学会使用一个小应用、小功能,而是需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学会一系列高难度的互联网操作,比如:

1. 熟练掌握包括线上买菜在内的网购技巧;

2. 充分掌握各大医院网上挂号的入口和方法;

3. 掌握健康码登记技能,并能在各种场景下灵活调取;

4. 在公交出行受阻的情况下,高效运用网约车服务;

5. 在去银行、社区办事时能从容应对突然出现的各种智能操作。

这样的考卷难度,年轻人都未必能对答如流,才入网几个月的中老年人难免会发生剧烈的排异反应。

但我们除了要给老人时间,也要同样给互联网以耐心。

过去互联网对中老年人不友好,有些偏科,是因为大量数据游离在网络之外,非不愿,实不能也。

而美篇和小年糕等企业的例子恰恰也证明,一旦数据被捕捉、被重视,互联网是可以服务好中老年人的。

正如《大数据时代》里说的那样:一旦世界被数据化,就只有你想不到,而没有信息做不到的事了。

对于帮助互联网赶上老年人的步伐,你还有哪些想法,在评论区和小巴一起探讨下吧。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更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对本站内容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邮箱: kejiquan@vip.qq.com 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丨本文信息:科技圈 » 3个月激增6100万中老年网民,互联网也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