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妮刘诗诗的双女主,这回“亦舒女郎”总算对味儿了

这到年底了,电视剧突然齐刷刷地上新,最近一部新剧就是根据亦舒小说改编的《流金岁月》。

28号开播,今天只播到了第6集,但是豆瓣评分已经出了,7.5分,可以说是最近国剧里的高分作品了。

尤其是和前不久同样顶着亦舒作品改编,评分3.4分的电影《喜宝》相比,这次的改编显然还是很圈粉。

具体说说这次的剧版。

这次《流金岁月》的剧版改编,阵容一出其实还是很有惊喜的,由倪妮和刘诗诗出演的双姝阵容,一个扮演寄人篱下但洒脱干练的朱锁锁,一个扮演养尊处优但独立果断的小公举蒋南孙,从人物气质到cp适配度,都很有想象力。

《流金岁月》也不是第一次被影视化,上一次被改编是十分经典的港片,两个女主角分别由张曼玉和钟楚红饰演,多年以来一直是大家心中的“亦舒女郎”样本。

抛开时代滤镜,也有观众表示,电影版《流金岁月》是一种“魔改”。原作小说中的闺蜜情深,被改成了两女一男的三角恋,就连人物设定也和小说有差异。

看看这个故事简介,就知道,时代滤镜到底有多厚了。

“二人偶遇中日混血男子宋家明,在海洋公园开心玩乐过后又失去联系。重遇宋家明,对于南孙来说是乌云里的阳光,面对家明对锁锁现状的追问,南孙敏感地避而不答。”

嗯,是三角恋那味儿了。

于是,也有观众犀利指出,电影版其实只是“剧照片”,演员很棒,编剧很烂。

所以在剧版要被改编时,就有粉丝指出,不要再重复影版的“魔改”,尤其是不要改编成了两个闺蜜抢男人。

从目前已经播出的版本来看,书粉大致是可以放心了。

在已经播出的剧情里,剧版《流金岁月》节奏还挺快的。仅仅前两集,就交代了两个女孩出生在截然不同的环境,有着完全不同的择偶标准。养尊处优的蒋南孙选择的是老成持重的绩优生章安仁,而寄人篱下的朱锁锁在努力摆脱自己的表哥宋家明之时,选择了神秘的马先生。

两个女主角的个性展示,是十分贴合原著的,又仙又美的蒋南孙和又飒又妖的朱锁锁,在两位演员的本色出演下浑然天成。

对于两个女主的家庭展现,目前也是符合原著的。

像蒋南孙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衰败迹象逐渐铺开,热衷炒股的父亲还打起了蒋南孙男友房子的主意,而为了表示与家庭的决裂,蒋南孙怒浇小提琴、剪短长发的情节也是一气呵成。

朱锁锁这边,寄人篱下几乎要被逼结婚的处境也很明确。先是陪表哥参加同事聚会,随后就被舅妈各种明示暗示,在遇见了所谓的心仪对象马先生后,表哥的绝食和舅妈的怒斥,已经揭示了朱锁锁无奈的生活处境。

昨天最新播出的剧集里,朱锁锁做船员的父亲倒是出现了,但是却带来了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继母。没有父亲做靠山,又要面临舅妈家情感诉求的朱锁锁,家庭温暖的缺失溢于言表。

这也让朱锁锁很快有了第一次遇人不淑——神秘的马先生。

朱锁锁在替蒋南孙送文件的过程中,误认马先生为某集团高管,在毛遂自荐之后,得到了马先生的青睐,又是送礼物,又是豪车接送。

马先生甚至承诺让她搬出舅妈家,有属于自己的住所,这种突如其来的照顾和温暖,直击朱锁锁的痛点,也让她迅速抓住这个所谓的救命稻草,误以为自己能摆脱困境。

不得不说,不到四集的剧情,剧版《流金岁月》就把两位女主的家庭背景和人生选择进行了到位的阐释。没有废话连篇的背景介绍,也不依靠卖惨狗血的冲突递进,而是用一种哀而不伤的基调推进,将两位女主的生活直陈。

这种基调也符合亦舒小说本身的气质,除了剧中的女主们无一不是金句连连,就连配角如蒋南孙的小姨、奶奶和舅妈等人,台词也都是值得被广泛传播的。

比如蒋南孙在怼自己父亲势利眼时——

而可能误入歧途的朱锁锁,面对突然出现的“黄金单身汉”马先生,也是不缺乏人间清醒的智慧。

这种人间清醒也与大家印象中认定的“亦舒女郎”气质相似。目前的改编并没有过分失焦于两个女生的感情经历,剧情的推动是为了展示人物的个性,出现的冲突与选择最终塑造了女主的人格,也是故事本身所想展示的独立女性特质。

这也是《流金岁月》原著希望表达的核心,未来即将面临各种人生困境的双女主,并没有因为人生艰难而随波逐流,而是在彼此的扶持中最终跨越了时间,成长为值得尊重的女性。二人的感情也不是会因为什么狗血三角恋而变成内斗戏码,而是强调女性成长中来自同性力量的帮扶。

这些内核支撑着《流金岁月》成为经典女性文本,也是这个故事经久不衰的根本。面对时代的沉浮,女性回归独立自由的个体,依靠个人的力量,而不是我们常见的影视作品中,依靠男性和其他力量来实现自我成长。目前来看,《流金岁月》至少找对了亦舒小说改编的根本,开头是开对了。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更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对本站内容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邮箱: kejiquan@vip.qq.com 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丨本文信息:科技圈 » 倪妮刘诗诗的双女主,这回“亦舒女郎”总算对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