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工业互联网进入成长的“快节奏”

过去两个月,“工业互联网”多次被点名,国家层面定调要加快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工业互联网成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其原因不难理解。

由于疫情的“催化”,让制造业企业进一步认识到工业互联网平台对复工复产、提质增效的意义。而在后疫情时代,新基建政策的长效机制推进下,工业互联网平台则会让企业在工业互联网的道路上得到长期加持。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4月27日,由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中心、中国科学院智慧城市产业联盟、曙光云计算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举办,主题为“抢占先‘基’·‘智’造赋能”的曙光云2020工业互联网线上研讨会正式召开。

  

  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小龙

正如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小龙所说,“作为新型基础设施的关键组成,工业互联网在加速工业技术改革创新、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释放经济发展新动能等方面的基础性作用日益凸显。此次疫情让各地的政府、各行业、企业对工业互联网的认识更加全面深刻,工业互联网正迎来落地实践的加速期。”

可见后疫情时代,工业互联网的未来发展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工业互联网迎来布局的“快节奏”

疫情期间,如果说消费互联网为隔离中的普通大众提供了社交平台和电子商务服务。那么,面向工业企业的工业互联网则保障了社会正常运行、企业尽快复工复产,为工业制造业带来了巨大的推动力。

我们也看到,工业互联网作为背后支撑,使得火神山医院十天落成的中国速度成为可能;疫情过后,工业互联网化程度越高的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的速度也就越快,再次印证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比如在疫情较为严重的湖北某市,曙光云在该市的大数据中心,通过工业互联网的手段,及时了解到企业一些资产的情况,与政务税收系统进行辅助校正,辅助该市银行给企业提供一些信用风险的评估,帮助他们对接企业进行授信和放款的支持服务,也受到了市场主体和银行、以及各级党委政府的认可。

在这些不同的故事背后,工业互联网成为了企业抵抗疫情等不可预知负面因素的一面“盾牌”,从而也倒逼国内的制造业快速进入转型期。

  

  我们知道,工业互联网是“知易行难”,一方面工业互联网需要打破企业不同环节、不同部门、不同平台的数据孤岛,让数据流动起来,在流动中产生价值。制造业企业在过去多年的信息化进程中,衍生了无数个数据孤岛,而成功打破这些数据孤岛,让数据实现全联接,就是工业互联网成功最大的基础。

与此同时,现代工业本身就是一项高度复杂的综合工程。工业互联网的平台服务商,不仅需要提供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多方面的技术服务,同时必须具备丰富的实践经验,但企业需要的是能够帮助他们提升转化成功几率的企业,能解决企业建设中来自生产、管理、数据、成本等不同方面的实际问题,当中的难度可谓不小。

这几点是大部分制造业无法对工业互联网转型痛下决心的原因,好在疫情的提醒,以及新基建的加持,直击制造业主们的内心,走向工业互联网也变成了刻不容缓的首要选择。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田野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田野也强调,新基建下工业互联网实现的是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全面连接。我国高度重视工业互联网的创新发展,截至目前已经取得一系列显著成果:广覆盖、高可靠的工业互联网网络体系正在加快建设;能力多样、特色鲜明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已逐渐成型;国家、省、企业三级联动工业互联网安全监测平台正加速构建。

阵营林立的工业互联网世界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2019年5月发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2019)》,对国内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现状是这样描述的:“相比于传统的工业运营技术和信息化技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复杂程度更高,部署和运营难度更大,其建设过程中需要持续的技术、资金、人员投入,商业应用和创业推广中也面临着基础薄弱、场景复杂、成效缓慢等众多挑战,将是一项长期、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当前尚处在发展初期。”

  

  的确,工业互联网不是工业与互联网两者的简单相加,而是链接工业全系统、全产业链、全价值链,支撑工业智能化发展的关键基础设施。由于工业互联网产业链各环节紧密耦合,业态繁多且个性化需求突出,上游硬件设备、中游工业互联网平台、下游场景应用,每个层级都有大量不同厂商分布,IT与OT、流程与产品、平台共存,丰富了工业互联网不同层级的内涵,也造成了工业互联网群雄并起的局面。

简单的总结,工业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可分为六大类:工业互联网平台型公司,或者叫操作系统平台型公司;传统云计算和通讯基础设施供应商;产业互联网运营公司如曙光云,提供线上到线下全面的解决方案;工业互联网企业管理信息系统软件实施方,负责软硬件实施的项目服务商;与工业互联网平台强相关的工业软件提供商;自动化硬件提供商和自动化连接上网中一些网关提供商和连接实施商。

尽管,在工业互联网庞大的生态链条中,有无数顶级的玩家,但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工业互联网始终没有形成巨头格局,在Gartner发布的“2019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魔力象限”中,“领导者”象限没有一家厂商,大部分厂商都集中在“利基市场玩家”象限,真实反映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初级发展阶段现状,任何玩家都有机会成为市场的领导者。

而选择正确的发展路线,才有机会在未来工业互联网的市场之争中,占据先机。以当初GE定义工业互联网的大格局,却也阴差阳错没能在工业互联网的路上走的更远,GEPredix已经跌落至Gartner象限纵轴最底端,令人不胜唏嘘,这也说明工业互联网远未发展至成熟。

对于工业互联网这个大市场的玩家而言,远见、技术能力、布局和行业实践缺一不可。

曙光云,正成为工业互联网的重磅玩家

与消费互联网相比,工业互联网的个性化需求更为强烈,因此,对于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而言,如何兼顾行业的垂直精准度和平台的横向包容度,考校着各个工业互联网服务商的功底。

  

  曙光云计算集团工业互联网业务总监卢雁翥

曙光云计算集团工业互联网业务总监卢雁翥表示,“工业互联网平台是把企业的设备、生产线、工厂、供应商、产品、客户紧密连接在一起的平台,通过它可以实现对车间的数字化、业务运营的透明化、制造服务化新模式的探索。”

据了解,目前中科曙光正以中科院院所科技资源为依托,打造基于数字孪生的工业大脑,建设曙光工业互联网平台,为制造业提供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新型能力,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和产业升级。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曙光已多番向地方政府、工业企业和园区提供定制化服务。

这显然是曙光云对工业互联网横向平台维度的理解,而刚刚发布的新基建本质上进一步让工业互联网平台化,更接近于真正的数字经济基础设施。

如卢雁翥所说,“传统的基建是通过拉动上游的钢铁、水泥、工程机械等促进经济的增长。而在今年3月份我们关注到GDP超万亿的城市的重点投资全部聚焦在数据中心、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等领域,可见,新基建是要通过工业互联网等手段,帮助企业建起信息化和数字化的基础工程,来提升产业发展的效率和质量,从而带动经济的增长,产业转型的升级,实现高质量的发展。”

在行业的维度上,要考量工业制造业需求的理解,据介绍,曙光云在与地方政府合作层面上,目前已入选40多个城市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专业服务商。曙光云一直坚持结合地方与企业的实际情况,依据区域具体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帮助其建立一体化的全流程的优化平台,实现计划、调度、操作过程优化,形成由上而下的协同生产的新模式,使其工作效率得到大幅提升。

  

  曙光云计算集团副总裁、中国科学院智慧城市产业联盟副秘书长张春泉

曙光云计算集团副总裁、中国科学院智慧城市产业联盟副秘书长张春泉进一步介绍说,中科曙光于2018年正式对外发布了曙光工业互联网战略,充分依托中科曙光多年来在先进计算、云计算、大数据等领域的技术优势,专注打造基于曙光云的工业云平台、工业大数据平台。同时中科曙光肩负着中国科学院旗下先进计算技术创新与产业化联盟以及智慧城市产业联盟的运营工作,联盟组织成立了工业互联网专委会,汇聚了中科院体系几十家致力于工业领域研究的科研院所和院属企业,通过曙光云计算集团布局全国的近50个城市云中心,助力企业迈上网络化、数据化、智能化的新阶段,构建数字化工业生态和数字化商业服务生态。

而从能力打造的角度,曙光工业互联网采用了四层架构,具备完整的物联网的IOT平台,IaaS的基础平台,包括核心的PaaS层,聚焦为政府园区来打造制造的公共服务平台和协同制造的能力。在企业而言,曙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则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来协助企业打造智能产品,服务化的延伸服务,以及厂内的智能制造,和对于整体产业链的协同,其中包括智能产品、智能服务、智能制造,使之做到传统制造商,向成套方案解决商的转变。

作为新基建重要的组成部分,工业互联网的全面提速已成必然,而曙光云凭借全方位的领先技术和实践经验,正在成为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重磅玩家。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更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对本站内容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邮箱: kejiquan@vip.qq.com 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丨本文信息:科技圈 » 后疫情时代,工业互联网进入成长的“快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