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小觑的中兴:强过第一批造车势力,与华为肩并肩

来源 | 潮起网「于见专栏」

在三大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和小鹏赴美上市后,越来越多企业希望能在新能源汽车上闯出一片天,新能源车这块蛋糕,万亿市场规模,目前全球3%的渗透率,不仅大,还处于产业发展初期,惹得新军涌入。

既有百度、阿里等互联网巨头高调撒钱,与传统整车厂商联合造车;也有小米、苹果等手机厂商为对造车产业链上下游厂商出资,整合造车资源。

眼下小米风风火火,向造车扣动了扳机,雷军带着100亿美元,亲自兼任智能电动汽车业务的CEO。

群雄争霸下,中兴通讯也抵达了这个战场。

大家对中兴的了解,或许还停留在几年的中兴手机上,如果不是几年前与华为一同被“制裁”的新闻,中兴或许已经消失在很多人的视线里。

直到近期,中兴重回大众视野,媒体传言,中兴通讯将成立汽车电子产品线,并将设立汽车电子团队,隶属系统产品技术规划部,其定位是负责汽车电子领域的统一业务规划和经营。

中兴通讯的总裁徐子阳承认了这个消息。

事实上,中兴通讯在“造车”领域,一点都不逊色,早已独辟蹊径形成了一定的积累。

不走拥挤的乘用车赛道,中兴通讯完胜第一波造车势力

回到2015年,受补贴新能源汽车的政策以及“互联网+”的创新策略的影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第一轮新能源造车潮吹来了。

当年,乐视高调宣布进军汽车行业,与北汽和阿斯顿马丁合作生产互联网汽车,此后造车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当时,中兴的创始人侯为贵亲自带队考察汽车产业,立下了“智能汽车是中兴通讯推动的第二个重点产业”的坚定信念。

但中兴通讯并没有从风口浪尖的乘用车入手,而是通过并购珠海市广通客车有限公司,获得生产资质和客车制造技术,进军电动商用车市场。

之后,中兴通讯迅速在珠海注册成立中兴智能汽车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成为中兴通讯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唯一的整车平台,主要负责新能源客车设计开发、制造销售及客车智能驾驶、车联网应用的系统研发与建设运营。

事实证明,中兴的选择没有错,几年下来,中兴通讯只在中兴智能汽车项目上投入只是略超10亿元,这跟动辄百亿的乘用车投资来说,投入确实低多了。

尽管投入不高,产出成果却可圈可点。

当时规划的产能,满产是2000台,到了2017年,中兴智能汽车就生产了1500多台客车,产能已经接近了饱和。

虽然单看数值不高,但是和客车的总体需求量对比,2017年客车的总体保有量也才70000台,对于刚投产、处于摸索阶段的中兴智能汽车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此外,中兴智能汽车的客户拓展非常顺利。

国内市场上,中兴智能汽车在深圳、珠海、广州、武汉、香港等地相继拓展,并在珠海的新能源公交市场、香港的双层巴士市场,占领了一半以上的份额;国际市场上,中兴智能汽车是国内首家通过纯电动客车整车纯欧盟认证的企业,先后同意大利,阿尔及利亚,津巴布韦,坦桑尼亚,荷兰等非洲和欧洲国家开展业务合作。

中兴智能汽车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混得风生水起,但彼时的乘用车市场,却是完全另一幅景象,造车势力蜂拥而至,竞争激烈导致生存艰难。

造车大军的队伍从2016年开始快速扩张,到2017年底,国内的造车新势力有60家,更夸张的是,到了2018年底,中国注册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数量,翻了近10倍,达到了六百多家。

而且,根据中国观察报数据,2015年至2017年6月底,国内已落地的新能源整车项目超过200个,各类车企已经公开的产能规划车辆超过2000万辆。

这个数字,已经完全超过了2012年6月国务院印发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设定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生产能力达200万辆。

并且,当时新势力只顾造车,配套充电设施落地的不多,消费者的里程焦虑和市场教育也不够,蜂拥而上的新势力们,就像气球,一戳就破。

虽然造车势力们努力融资圈钱排产投产,一副志在必行的模样,但真的交付的厂商,只有蔚来、威马、小鹏、哪吒等10余家。

随着补贴的退坡,仍未完成交付的新势力造车企业中的大部分不是已经出局就是正在出局的路上。

现在的中兴智能汽车,不仅没有像其他造车企业一样倒下,反而越来越稳。

新的一期客车制造基地已经投产,年产能提高到5000辆/年,成长于第一轮造车潮的中兴智能汽车,是中兴造车的底气。

定位与华为一致,谁更胜一筹?

中兴没有PPT造车,中兴也不做整车,中兴的目标很明确:做汽车电子,做“被集成”,用自身在ICT领域的能力来助力客户成功。

这个目标跟华为如出一辙,任正非重申:华为不造整车,而是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造好车,成为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提供商。

中兴之前曾在多个领域被华为碾压,这一回,中兴跟华为,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谁更胜一筹?

华为汽车业务是基于“云-管-端”的架构之下的,其中:

1)云-智能车云,以高算力AI芯片昇腾系列为主。

2)管-智能网联,主推5G+C-V2X车载通信模组、T-Box、车载网关几种产品。

3)端-智能电动、智能座舱、智能驾驶。

华为在汽车业务上的布局,有序明了,再看中兴的汽车业务,就显得凌乱一些,中兴的造车版图由六部分构成。

1)公司主体负责5G和C-V2X;

2)中兴新能源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布局了无线充电和充电桩电源模块;

3)中兴高能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布局动力电池;

4)英博超算负责自动驾驶;

5)广东新支点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负责智能驾驶系统;

6)中兴智能汽车有限公司负责新能源、智能汽车整车。

如果将中兴和华为的企业业务进行匹配,中兴除了“云”没有公开的产品和布局,在管和端中兴通讯均玩得风生水起,那我们就来对比一下中兴和华为的管和端。

“管”可以理解为车联网基础设施,它是华为在汽车领域故事的起点。

华为早在2013年,就成立了车联网业务部,推出了车载模块ME909T。

而后,利用自己通信设备制造商的优势,华为推出了不少产品:在2017年研发了车路协同技术,华为的V2X车载通信模组对接超15家车企,在2019年就通过Balong 5000基带,把5G带到了车联网的时代前沿。

现在,华为“管”的建设是它的强项,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中兴通讯作为全球信息技术的领导者,在V2X领域也不差。

在全球发布了多款4G/5G/5G+V2X车载模组和T-Box产品,上游合作的供应商超过200家,下游合作客户的行业涉及车联网、媒体、交通等,在2020年4月,完成了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实施全面部署。

两者,目前都已经在封闭场景园区和示范区的试点部署,且正逐步向开放场景拓展。

“管”产业链长且杂,倘若真需要一分高下,华为更胜一筹,目前在V2X协议线和应用软件上,中兴都尚未拓展。

因而,从这个角度看,华为在车联网上走得更快

在端上,可以说的就更多了。

首先是智能电动部分。

华为的智能电动,具体产品包括BMS(裸金属服务器)电池管理系统、MCU电机控制系统、车载充电系统及车下充电模块。

华为的智能电动产品已经很成熟,并且已经实现了量产和商用,在2020年5月发布的上汽MAXUS ENUIQ5和EUNIQ6这两款车,均采用了华为的车载充电系统产品。

中兴在智能电动部分,涉及的领域要比华为宽。

早在2012年,中兴通讯就研制出了第一代无线充电样机,在2014年,中兴新能源成立,推出了智慧无线充电,并在当时中兴的擅长领域——城市公交大巴上应用。

目前,中兴新能源不仅有方案,亦有充电桩电源模块、停车充电解决方案,主要为主流车企提供前装OEM服务,无线充电的电源模块在全球广泛应用,国内存量第一。

不仅如此,中兴通讯与智能电动相关的全资子公司,还有2016年成立的中兴高能,瞄准中高端乘用车市场,主要专注磷酸铁锂电池、三元锂电池、

燃料电池等动力电池项目。

可惜,中兴高能没有做好。

威马是中兴高能的重要客户,在2020年10月,中兴高能因为威马汽车自燃爆出质量问题,被推入风口浪尖,陷入解散传闻,威马召回的动力电池型号,指向了中兴高能。

此后,虽然中兴高能发布了澄清公告,但一阕不振。

直到今年的3月23日,德泰新能源集团(00559.HK)发布公告,中兴通讯拟收购中兴高能技术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

技术没能到位,空有布局只是空壳,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中兴高能虽然乘着动力电池装机量提升这阵风,却遇上寒流。也因此,虽然中兴通讯虽然在智能电动上,涉及的领域要比华为宽,但空有布局不够,技术到位更重要。

其次是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

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因为市场空间够大,市场增速够快,且可以成为软件定义汽车的入口,因而成为了入局新能源厂商的香饽饽,华为和中兴也不例外。

华为在软件和硬件上一并发力,从前端芯片到OS再到车机生态,构建人-车-生活全场景出行体验。

硬件领域,华为提供了包括座舱模组、车载智慧屏、抬头显示和激光雷达。

软件领域,华为有车机操作平台,车机生态。车机操作系统脱胎于鸿蒙,支撑OEM、合作伙伴、第三方应用快速开发、持续升级,但目前来看,鸿蒙操作系统何时商用却还依旧不明确。

软硬件结合,再发挥算力上的优势,华为打造了车云协同的智能驾驶平台,它的MDC是业界唯一全研车载计算平台,以此构建L4级全栈智能驾驶解决方案。

至此,华为在智能汽车上的布局就很明朗了。

再看中兴,它把目标放在了智能座舱解决方案上,基于其技术储备,做操作系统的解决方案。

2004年,中兴通讯成立子公司广东中兴新支点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之初就专注于基础软件操作系统的研发,在Linux领域业内领先。

在2020年世界智能汽车大会上,中兴新支点发布了智能汽车领域中的三大操作系统解决方案,包括域控制器、智能仪表盘和FOTA网关三大类,该方案不同于鸿蒙,是基于Linux内核的中控娱乐和基于Android的娱乐系统。

另外,2017年9月,中兴通讯汽车电子产品线(英博超算前身)研制成功了国内第一款自主正向开发的自动驾驶域控制器SDX1.0系统。

英博超算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及产品的研发,产品包括自动驾驶专用用域控制器、车载实时操作系统、V2X设备等,并为国内整车厂提供ADAS和自动驾驶整体解决方案。

2020年,英博超算和奇瑞合作,做了中国国产第一套拥有自主核心知识产权的L2.99智能驾驶系统的智能驾驶的量产车。

虽然新支点本身也很强,但是中兴欠缺的是,没有打通闭环,不如华为的软硬件的结合,由内到外联通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有力,如果说华为在智能汽车上已经连成了线,那么中兴还处于绘点的途中。

所以,中兴虽然在管和端不弱,但华为的爪子伸得太长了,一开始目标就很明确,网铺得够广,由点到面,形成一张难以攻破的网,这一点,中兴难匹敌。

中兴华为相逢,华为胜。

结语

中兴造车,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不一样,目前没有做幕前,而是做幕后的赋能者,也没有大肆宣传,提出不切实际的PPT造车计划,在很多公司还在思考以何种方式切入造车这块蛋糕的时候,中兴吃到了第一口,年复一年的积累,让它已经落地了很多产品,技术层面已经达到了国内领先。

虽然中兴的野心很大,但隔壁还有华为部署周密,遥遥领先,中兴“智车”要成功,还需要拿出更坚定的目标,以及过硬的产品。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更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对本站内容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邮箱: kejiquan@vip.qq.com 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丨本文信息:科技圈 » 不容小觑的中兴:强过第一批造车势力,与华为肩并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