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售处方药放开在即:全民狂欢,还是头部盛宴?

12000亿元 VS 2000亿元!

前者,来自于知名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这将是2030年中国在线零售药房市场规模。

后者,是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对于2021年我国医药电商B2C交易规模的估算。

处方外流持续放开,网售处方药解禁接连传出新突破,新冠疫情彻底激活线上诊疗和网络售药的互联网+服务场景。政策与市场的双重语境下,医药电商对现有零售格局的颠覆步伐,正在越走越快。

七年长跑终落地?

在刚刚过去的4月,网售处方药频频释放积极信号。

4月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发文,支持开展互联网处方药销售,将在海南博鳌乐城先行区建立海南电子处方中心。

4月15日,国务院宣布,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除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以外的处方药。

4月29日,国家药监局组织召开药品网络销售监管工作座谈会,再次就《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文简称《办法》)征求意见。有消息称,《办法》将于未来几个月发布。

放与不放的多年纠结

这场座谈会,是网售药品管理办法的第五次公开征求意见。自2014年原食药监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国家层面对于网售处方药放与不放,已历经七年踌躇。

2019年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规定,“疫苗、血液制品、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放射性药品等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不得在网络上销售”,意味着不在上述范围内的处方药可以在网络上销售,被业界视为网售处方药终于亮起了绿灯。

2020年11月,《办法》进行第四次公开征求意见,提出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处方药,并应对已使用的处方进行电子标记。不过,对于执行及监管细则仍有所欠缺。

最新版《办法》则对上稿不足之处做出了校补,新增近20条监管细则,涉及从购买到流通现存的多项问题。

监管从细,处罚从严

“医药电商野蛮生长,网售药品乱象丛生。”这句普遍评价已然道出网售处方药绿灯迟亮、细则难出背后的监管之殇。

今年3·15央视和各大新闻媒体,曝光了医药电商销售禁售药品、电子处方不真实不规范、促销处方药等合法合规方面的诸多问题。澎湃新闻对17家网上药店和117种禁售或高风险处方药进行集中购买测试调查发现,28种严禁网络展示或销售的处方药中,有近4成在不同平台违法进行了展示、提供登记开药或购买选项。其他高风险处方药中,这个数字则超过了7成。

“禁售药品网络有售”这个问题,在此次征求意见中得到了回应。《办法》新增了附件《禁止通过网络零售的处方药目录》,包含终止妊娠药品、抗抑郁药物等五类高风险禁售药品。

不管禁售目录最终以何版本落地,医药电商都必须正视其药品上架的合规性。是否禁售、是否为高风险警示药品、是否处方药,这些基础性的规范,大小电商平台频频越界。

“不是不想好好做,但这些信息的更新维护没想象中简单。不管是平台还是药店,大家的数据都不完整。”对于行业统一标准的、信息及时更新的药品SKU数据需求,已经相当迫切,许多平台也一直在探索相关的数据集成服务。

据了解,丁香园医疗数据开放平台(https://open.dxy.cn/)通过集成流通企业、医药电商、药企、药房碎片化药品信息,实现运用69码查询药品SKU信息,包括药品的厂家、规格、药品名称、有效期、批准文号等基础信息,毒麻精放等禁止网售提醒,抗生素、兴奋剂、注射剂等信息警示,处方药与非处方药的正确区分,以及说明书的信息查看。由此,解决医药电商的药品信息一致、药品上架合规和说明书阅读的信息非标等问题。

 

只属于大平台的游戏?

网售渠道崛起势头之猛有目共睹,但许多连锁药店,特别是中小企业坦言,开展线上业务是“形势所迫”。“一开始以为线上渠道会带来新增量,现在看顶多就是流量转移,再加上平台引流费、处方费、配送费,我们一直是亏本在做。”有药店直言,即便线上业务量的确挺大,亏得也真不少。

这些药店最终都是平台的“纳税者”。此前,有行业人士撰文指出,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三大家已占据医药电商约9成的市场份额,剩余才是各家医药公司垂直电商、互联网医疗企业、O2O企业在分割。

不过,随着市场持续发展,兼之医药行业的的特殊属性,平台企业以低价换流量的优势正逐渐丧失。

破局势在必行,变革已在进行。

医药电商与连锁药店在产品及客户群体上的差异互补性,日益模糊。过去,尽管主流电商平台的SKU数量远超实体药店数十倍,但前者侧重非药类健康产品,后者侧重药品。然而,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居民购药调研白皮书》指出,越来越多慢性病与罕见病患者将电商平台视为首选购药平台。平台们对此早已迫不及待。

去年,京东大药房乘风疫情联合多家药企推出了“慢病用药福利”,为患者提供复诊、续方、购药、配送等一系列服务。今年4月,京东健康成为优时比中国的“战略合作代理商”,负责优时比中国旗下抗过敏药仙特明的全国渠道代理事宜。系列动作,强势昭示大平台的勃勃雄心与软硬实力。

京东健康的分销业务正春风得意,国药、上药、华润、九州通四大商业企业年报中,分销业务却都为个位数增长,甚至增长为负。

集采等政策承压下利润锐减,新品对销售的贡献之重不言而喻。不论线上线下,品种抢夺战越演越烈,这早已是行业共识。

传统的寻品方法已经出局, 快、狠、准的数据手段才是有效武器。以丁香园医疗数据开放平台新推出的“新药商机通”服务场景为例,即通过大数据系统对接新获批/将获批药品信息,以适应症、同品销量、规格、剂型、集采情况、医保情况、原研信息等多角度筛选,获取新的潜力药品流通商机。

 

新竞争生态呼之欲出?

毋庸置疑,诸如丁香园等数字医疗健康科技企业,是健康产业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尽管已迈入大数据时代,但我国各行各业的数据利用率普遍不高,医药行业尤甚。2021年1月,丁香园宣布推出专业级医疗数据开放平台——底气来自于核心产品用药助手、Insight数据库、丁香医生大数据,20年的医疗专业级数据积淀,数千万药品疾病等医疗知识、机构数据等。

据介绍,丁香园数据开放平台可全面覆盖药品、疾病、医院、科室、诊疗、医学资讯7大应用场景,打破了当前行业各机构内部数据碎片化现状。而回看前文提及的医药电商现存诸多困难和风险,它也给出了“对症之药”。

通过对接新获批/将获批药品信息,寻找潜力药品,助力商品结构升级迭代;基于丰富数据积累形成药品SKU数据库,降低药品上架合规风险,提升药品信息完整性与标准性;智能处方审核,及时发现潜在不合理用药问题;专业医师身份认证,破解医师资质难确认的问题……

随着“丁香园们”的能力跃迁,结合网售处方药落地政策日渐清晰的语境,隐约可见医药电商多元化的新竞争生态在逐渐成型。

更专业、更规范、更高效,是所有意图从网售处方药市场分一杯羹的企业正在面临的共同挑战。而从这个维度来看,巨头之外的医药电商玩家或许有望通过与“丁香园们”联手,在线上零售市场中圈出一块地盘。

譬如,中小连锁在破解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药品信息合规完整困境后,或能摆脱互联网大平台的掣肘,不再被高昂的平台“过路费”挤压掉本就薄弱的利润空间。对于中大型连锁药店来说,自建电子处方服务平台,构建“医+药”的私域流量生态,而非做大平台的附庸,已然写在了大部分企业的日程表上。

相较前几年,业界对于网售处方药细则落地的将信将疑,去年以来大家显然信心更足。大概是因为不管政策如何纠结,网售处方药在疫情催化下已经成为了“不得不进行的常态”。或许很快,线上互联网企业和线下连锁药店将迎来正面交锋。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更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对本站内容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邮箱: kejiquan@vip.qq.com 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丨本文信息:科技圈 » 网售处方药放开在即:全民狂欢,还是头部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