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生态链龙头股万兴科技:视频大战里的隐形赢家

在6月2日的鸿蒙发布会上,华为正式发布国产鸿蒙OS系统,引发全球关注。当晚的新品发布会上,在备受关注的视频应用领域,华为还正式与A股数字创意软件龙头万兴科技(300624.SZ)牵手——万兴科技旗下万兴喵影HD成为HUAWEI MatePad Pro等华为平板新品唯一预装视频创意软件。

华为旗舰平板HUAWEI MatePad Pro预装万兴喵影HD,可谓华为携手标杆伙伴共建全场景生态的重要落地,是彼此对Video First视频时代的看好与深化布局。

万兴科技成立于2003年,主营数字创意软件,此前一直主攻海外市场。2017年,随着国内消费者的正版意识加强,国家对自研软件企业越来越重视,万兴科技回师中国,并将风靡海外的软件快速本土化,推出万兴喵影等多款满足非专业级用户创作需求的产品,开始大力拓展中国市场。2020年5月中旬,万兴科技在牵手华为荣耀,首发平板端万兴喵影APP的同时,还宣布全面升级官网VI,提出了“新生代数字创意赋能者”的概念。

此次万兴喵影HD成为HUAWEI MatePad Pro等华为平板新品唯一预装视频创意软件,对于万兴科技来说,无疑是其在国内市场的又一个大的发展步伐,意味着万兴科技在国内市场的进一步突破和在数字创意软件领域的地位巩固。

而在不久前这个被媒体誉为视频大战里的“隐形赢家”也正式走上台前,万兴科技牵手华为拥抱鸿蒙生态也被视为国产软硬件合作的代表性事件。

知名科技行业自媒体罗超频道曾在文章中指出,近年来,随着视频创作平民化风潮,一波面向大众的消费级软件正在兴起。这一领域深耕多年的专业剪辑软件开发商如万兴科技们,也有望抓住这一波视频浪潮迎来第二春,成为视频大战的隐形赢家。

以下内容摘自罗超频道相关:

《视频大战里的隐形赢家》

近年来,随着视频创作平民化风潮,一波面向大众的消费级软件正在兴起。

一类玩家是视频平台,创作者属于它们的“雇佣军”,是其内容的核心来源,因此头部视频平台会给创作者提供武器支持,市面上出现了剪映、快影等大同小异的APP,被广大视频创作者所熟知。

另一类玩家则是视频软件服务商,专注给视频创作者提供专业工具支持。在Vlogger、YouTuber、BUpper、微博大V中口碑较好的“万兴喵影”开发者万兴科技就是代表玩家,2019年其软件全球下载量接近上亿次,全球新增的付费用户数近500万。2020年万兴科技将品牌定位升级成“全球领先的新生代数字创意赋能者”,正是瞄准视频潮爆发的趋势,解决普通创作者在创作专业精品创意内容上的痛点。

在视频剪辑领域,万兴喵影是万兴科技旗下的明星产品,其和海外版Filmora系列产品支持多种语言,覆盖PC端和移动端,支持Windows、Mac、安卓、iOS等不同系统,风靡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1亿用户。在桌面、手机版本基础上,万兴喵影Pad版本最近已通过荣耀平板新品V6首发面世。相对于剪映、快影等视频平台的剪辑软件而言,万兴喵影更专业;相对于Adobe这类重度剪辑软件而言,其更擅长“轻剪辑”,与擅长“深制作”的Adobe们互补。

任何产业的爆发都会让“军火商”或者说“送水人”受益。Adobe受益于数字创意产业快速增长,2019年市值突破千亿美元,营收高达90.3亿美元,同比增长24%,净利润25.9亿美元,同比增长52.9%。

不过,随着在线视频大潮的爆发,Adobe的地位正在被动摇。如果说视频生产力工具是创作者的武器的话,Adobe等专业视频剪辑软件就像是导弹一样,威力巨大然而却只适合特定场景,因为使用门槛高、携带不方便。视频平台的剪辑软件则是自动化步枪,每个士兵皆可装备,然而杀伤力一般。而正在兴起的面向普通创作者的专业视频生产力工具,则像是AK47这一兼具威力与普适性的“步枪之王”一样,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数字创意软件产业有望迎来爆发。

诚然,相对于短视频与直播的火热而言,今年来密集出现的视频剪辑工具潮并未引发行业太大关注,但视频生产力工具正在悄然改变视频市场格局。

首先是“剪而优则创”,即工具终将向内容端发力。从内容制作工具到内容平台跨越的案例不胜枚举,比如快手原来只是一个GIF合成工具;再比如被字节跳动全资收购的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最初是一款轻量级的视频编辑软件,每个人点击按钮就可以制作视频记录生活,可添加热门音乐是其特色功能。拥有万兴喵影的万兴科技持续发力视频模板资源,上线Filmstock资源商城,内置海量视频素材、库存音乐与特效等资源,让普通用户制作精品优质视频。

其次是“自建兵工厂”,即内容平台都要补足工具,且不断强化。有野心的内容平台都会布局自己的工具软件,原因在于:如果对手的剪辑软件很强大,就可能会掐住自己的脖子,比如剪映自称是“抖音官方剪辑神器”,用户制作视频结束后可一键分享到抖音,其界面会提示“直接分享到抖音会携带剪映标签,可获得更多曝光”,工具与自己的平台已打通,理论上剪映可以限制视频号号主、B站UP主的顺畅使用——虽然现在它没有这样做。

视频平台重视剪辑工具,不只是要补齐短板避免被卡脖子,更重要的一点是工具与平台可以协同,因为工具都已不只是工具,而是会具有素材资源库等内容特性。

最后是“结盟军火商”。视频平台都要布局剪辑工具环节,不过,不是每个视频平台都有能力或者精力去开发一款好的剪辑软件,仅仅是国内的短视频App就有超过100个,大都不是像抖音、快手这样的“土豪”巨头,而且即便是抖音、快手这样的玩家有了自己的剪辑软件,也不可能覆盖所有创作场景,特别是在专业内容上,创作者依然会用到第三方工具。

因此,视频平台不论现在有没有剪辑软件,与专业数字创意软件公司合作会是一个必然选择。一方面,平台基于内容特色、风格调性、创作者专业度等等定制不同的软件功能与素材资源,实现工具与平台打通,比如哔哩哔哩向专业视频软件开发商定制二次元、鬼畜、表情包相关素材;另一方面,平台借助专业视频剪辑软件之手争取优质内容创作者,给创作者提供从制作到分发到互动的一站式体验。

剪辑软件在视频产业不是一个“剪完即走”的工具,而是扮演最上游的角色,是视频创作的第一入口。因此,多款视频剪辑软件在4月集中面世就不让人意外,而在这一领域深耕多年的专业剪辑软件开发商如万兴科技们,也有望抓住这一波视频浪潮迎来第二春,成为视频大战的隐形赢家。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更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对本站内容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邮箱: kejiquan@vip.qq.com 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丨本文信息:科技圈 » 华为生态链龙头股万兴科技:视频大战里的隐形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