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ple创作NFT背后的隐秘细节,RNDR如何助力加密艺术和Metaverse

科技与艺术的碰撞让NFT(非同质化代币)爆红,走向加密舞台的中央。随之而来的是,各类应用逐步加速、大型公司或知名IP相继试水,以及各路资本竞相涌入。尽管近期NFT热潮似乎有所降温,但其未来可能承载的想象力还在继续蔓延。

在NFT市场如同寒武纪生命大爆发般涌现出各类应用的过程中,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渲染网络RNDR(Render Token)化身“NFT创造营”,助力了诸多作品“出道”。近日,PANews专访了OTOY同时也是RNDR渲染网络创始人及CEO的Jules Urbach,一起聊聊这个有着有数十万用户的分布式渲染项目如何把握行业热潮下的大机遇?又是凭何备受Beeple、Pak等当红加密艺术家的青睐?

Jules Urbach

加密艺术正当红,资深玩家入场助力作品渲染

作为连接现实与虚拟世界的桥梁,NFT的新用例不断涌现,市场规模呈飞速增长趋势,而加密艺术在一次次高价拍卖中将NFT故事推向高潮。截至6月25日,当前加密艺术总价值已超6亿美元。NonFungible的数据显示,仅今年第一季度,艺术类NFT就占据整个市场的半壁江山,份额高达43%。

不同于传统艺术品,数字艺术品大多涉及计算机生成图像(Computer-generated Imagery,CGI),而渲染则是计算机根据创作者设定的模型和参数,最终生成图像、赋予作品生命的必要步骤。在从现实穿梭至虚拟世界的过程中,引领加密艺术潮流的RNDR渲染网络正成为艺术家的秘密武器。

在RNDR渲染网络中,艺术家只需通过一个简单的界面将文件上传且设置任务参数后,即可调用成千上万的P2P节点上的算力,以比云渲染农场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价格完成渲染。此后,艺术家可以将渲染后的作品生成为ERC-721标准的NFT。

虽然市面上的渲染工具不在少数,但要想达到照片级逼真的渲染效果也意味着需要付出高额的成本以及较长时间。例如电影《蜘蛛侠3》的制作成本达2.58亿美元,其中特效费用就逾1.55亿美元;《加勒比海盗3》制作成本为3.42亿美元,特效费用高达2亿美元。可以说“每一帧画面都是高额经费在咆哮”。

对于大部分艺术家而言,如此高昂的成本无疑是他们施展才华的隐形门槛。而RNDR集成了母公司美国权威云渲染公司OTOY旗下的OctaneRender渲染器,能够为艺术家们提供无与伦比的渲染质量和速度。Octane Render是世界上首个也是最快的以GPU(图形处理单元)加速的无偏物理纠正渲染器,广泛获得领先视觉效果工作室、艺术家、动画家、设计者、建筑师和开发者的使用,在《星球大战》《西部世界》、《王冠》等众多知名影视作品中都有运用。

与此同时,RNDR通过将GPU渲染任务分配给成千上万的P2P节点,可让创作者轻松获得媲美好莱坞工作室的硬件能力,并以更低的成本实现渲染,而参与渲染的节点也可获得RNDR代币奖励。这些代币不仅可以提取至交易所进行兑现,还能用于作品渲染、软件服务购买等相关功能,包括通过Staking代币让艺术家的渲染任务获得更高的优先级。

Jules Urbach在采访中表示,相比于中心化公众GPU云服务上可以稳定获得的效率,RNDR去中心化渲染的效率是前者的10倍。而对于看重成本的用户,RNDR也提供了价格更加低廉的第三层级服务,在价格上比中心化云服务低10倍。当然,这些还只是冰上一角,未来RNDR渲染网络希望将渲染效率再提升一个数量级,从而使其较现有的传统方式具有更大的优势。

RNDR创作者平台(https://account.otoy.com/)界面(预览和确认渲染的帧)

不仅如此,以往艺术家也常常面临盗版侵权的问题,且追溯和举证均非常困难,即便当下的NFT市场上,也存在很多使用副本进行铸造的乱象,而基于区块链的RNDR能够为艺术家提供其他网络或平台无法提供的深层次验证,不仅包括NFT的铸造,更包括作品的创作中的整个渲染过程。这包括艺术家上传到RNDR的场景图中的原始3D文件、实际的渲染工作(即采样功能),以及渲染任务的元数据等,不仅能够有效证明作品的真实性,也为艺术家未来对作品进行再创作留下了空间。

除了可提供更为强大和低成本的渲染能力外,RNDR渲染网络也可让NFT创作飞入寻常百姓家。一方面,对普罗大众而言,加密货币仍具有高门槛,而艺术家可通过PayPal或Stripe购买RNDR渲染网络推出的RNDR积分,进而进行作品渲染;另一方面,尽管当前MakersPlace、SuperRare等不少NFT平台均支持创建NFT,但以太坊带来的较高手续费和拥堵的网络却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而RNDR通过实施扩容解决方案Polygon,可大大降低交易成本和时间,且较大程度上减少与以太坊生态系统交互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我们正在研究与更多公链或DApp的兼容,包括Decentraland、BAT、Algorand以及很多其他项目。”Jules Urbach透露,明年,RNDR渲染网络还将与NFT平台、创作者和Decentraland等虚拟世界进行合作,在整个区块链生态系统中引入新一代服务和NFT。

值得一提的是,RNDR渲染网络还引入了买卖其他3D内容和服务的市场,以及SDK(软件开发包),让第三方可在在RNDR上开发自己的软件APP和模块。

也就是说,RNDR不仅降低了艺术家的创作门槛,让强大的渲染能力“唾手可得”,还能保障创作者的个人权益,更将提供许多一站式创作和交易服务。不过,Jules Urbach也表示,网络扩展和操作问题仍是不小门槛。

加密艺术大行其道之时,RNDR渲染网络正成为NFT创作基地。

将携手Beeple开发新一代全息NFT

凭借强大的功能,以及较好的用户体验,RNDR渲染网络在这波NFT热潮中吸引着越来越多加密艺术家的加入。

过去几个月,著名加密艺术家Beeple、知名艺术家和编程者Pak和NFT领域先驱Carlos Marcial等曾为作为RNDR忠实粉为其发声。其中,全球在世艺术家身价第三高的Beeple是RNDR渲染网络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其曾在佳士得以6935万美元拍出的作品《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大部分作品使用的创作工具正是OctaneRender渲染器。

Beeple:《The First 5000 Days》

“Beeple使用我们的OctaneRender软件已经有近10年的时间,而他过去8年中的每日创作大部分几乎都有使用Octane。通过OctaneRender,Beeple改变了社交媒体的图景,且开创了数字艺术的‘Everyday’运动,转变了创作者的展业方式,也为当下的NFT运动奠定了基础,因此Beeple是RNDR渲染网络合作的不二人选。作为RNDR渲染网络的顾问,我们会将Beeple的毕生作品上链至RNDR渲染网络档案库,且全部记录在RNDR上并进行代币化。同时,我们还将与Beeple合作推出新一代NFT,将会使用我们的全息渲染和播放产品,首次引入在RNDR区块链上的完全全息的NFT,这将使得Beeple的作品从2D和3D显示走向新一代全息显示。这些新一代全息NFT将是NFT被大规模应用的重要转折点。”Jules Urbach表示。

正如Jules Urbach所言,RNDR将与Beeple合作开发首个能够在全息显示屏或移动AR上完全沉浸式展示的区块链NFT,同时Beeple也会将其毕生作品在RNDR上链,形成其个人作品的动态档案。这些作品都将在RNDR区块链网络上得到深层次版权验证,可以进行再次组合和二次创作。

而此外,RNDR渲染网络还宣布了与漫威和DC传奇插画师Alex Ross的合作,也将为其建立包含其毕生作品的RNDR档案库,并作为独特的RNDR NFT发布。这一NFT将包含从手绘草图到3D呈现和虚拟现实呈现的丰富媒体内容,也将是Alex Ross发布的首个超级英雄题材NFT。

尽管NFT已然出圈,但相比整个加密货币领域,乃至传统领域,仍是个小众市场。为了吸引更多创作者参与,进一步推进NFT发展,在生态上,RNDR渲染网络正探索与一些大型公司的集成,包括工作室和大型媒体公司等,有望将他们带入区块链和NFT领域。

在工具上,除了OctaneRender,Jules Urbach向PANews透露,RNDR渲染网络还将启动多渲染器计划,引入阿诺德渲染器(Arnold Render)等第三方渲染器,以及通过RDNR软件开发包(SDK)引入OTOY的实时渲染工具,包括EmberGenFX实时模拟产品以及实时光谱无偏光线追踪引擎Brigade Engine。前者可以帮助RNDR触达更多视觉效果领域的大规模好莱坞工作室,后者则可以帮助其触达数十亿游戏开发者。

由此来看,俘获当红加密艺术领袖芳心的RNDR渲染网络正助力NFT走向更大的舞台。

Metaverse尙处早期,渲染将成为核心需求

“这是‘绿洲’世界,在这里唯一的限制是你自己的想象力。”

电影《头号玩家》中,男主戴上VR设备后,瞬间进入一个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平行,且始终在线的虚拟游戏世界“绿洲”,这里荒诞离奇,包罗万象,令人神往。而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所描绘的“绿洲”也是今年概念大火的Metaverse(元宇宙)的重要展现。

近几个月来,Metaverse这个“科幻感”十足的概念正被科技、VC圈热议,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称此概念将颠覆人类社会,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认为是即将发生的事情,腾讯和字节等大厂则招兵买马抢占赛道,2021年俨然已是Metaverse元年。

NFT被认为通向Metaverse最合理的途径,这两者的结合正展现出巨大的潜力。Nonfungible.com数据显示,截至6月25日,当前NFT整体市场的月交易额超5600万美元,其中元宇宙月交易额达960万美元,占市场份额的17.1%。

“虽然Metaverse是今年热门词,但自2017年启动以来,这个概念就融入RNDR渲染网络的设计中,这也是我在OTOY的十年期间不断开发OctaneRender所要实现的愿景之一,因此我不认为这一概念是一时炒作。相反,现阶段的Metaverse还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希望可以确保Metaverse是一个开放和去中心化的世界,任何公司或组织都不应进行垄断。”对于这个迅速蹿红出圈的概念,Jules Urbach认为。

在与NFT产生化学反应的同时,渲染行业也是Metaverse的重要基础设施产业。在RNDR渲染网络看来,其在Metaverse领域大有“用武之地”。

对于Metaverse的未来布局,Jules Urbach告诉PANews,“正如RNDR渲染网络愿景所述,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围绕互联互通的3D内容的去中心化经济。因此,RNDR渲染网络致力于在3D生态系统中建立开放的标准和互操作性,让人们可以无摩擦地探索元宇宙,而不是像现在的网络一样有很多孤立的平台和网络。对于这一目标,RNDR渲染网络主要通过为ITMF(沉浸式技术媒体格式)标准贡献我们的ORBX场景图格式,且将其用于服务新一代NFT服务。在我们看来,ORBX场景图可帮助NFT从JPEG和MOV文件中简单静态物体走向AR和VR中完全动态的作品。只有通过完全便携、代币化的场景图数据,我们才能实现一个完全沉浸式的Metaverse。”

在RNDR渲染网络看来,全息和AR媒体将成为物理世界和去中心化Metaverse之间的桥梁,因此他们正积极开发所有推动这种新一代媒体的功能,包括让人们可以铸造首个完全全息和沉浸式的NFT。而渲染作为Metaverse的核心,RNDR渲染网络认为通过让GPU渲染大众化以及通过RNDR SDK引入越来越多的实时渲染工具,将使更广泛的创作者可以参与Metaverse。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更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对本站内容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邮箱: kejiquan@vip.qq.com 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丨本文信息:科技圈 » Beeple创作NFT背后的隐秘细节,RNDR如何助力加密艺术和Metaverse